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真正爱一个人要让他自由,一段真正成熟的爱情
真正爱一个人要让他自由,一段真正成熟的爱情

任盈盈,就像是是金庸先生造的一个梦。

肌肤胜雪,明眸皓齿,美貌就不必多说,武功高强,聪明才智也不逊须眉,更不用说还是魔教圣姑,地位显赫,权力倾天。

妙的是,明明应该是杀人不眨眼的女强人,偏偏有隐士之风。她有权力,却不怎么喜欢动用。只愿意躲在洛阳的小巷子里弹弹琴。就连喜欢一个人,也只是偷偷暗恋,和任何一个年轻怕羞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。

一面是刀尖舔血,一面却又剔透纯净,这两种看似矛盾的性格,使得任盈盈的爱情,既不像赵敏郡主那样强悍霸道:“我偏要勉强”,也不像阿朱姑娘那样婉转低回:“有一个人敬重你、钦佩你、感激你、愿意永永远远、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。”而是截然不同的第三种姿态。

我爱你,但我绝不试图控制或依附你,甚至一丝一毫的勉强,我都觉得是委屈了你,也委屈了我自己。

这种爱,清爽干净得如同山间流水,明月清风。

在所有金庸的女一号中,任盈盈的爱情来得最为不易,但她却是最懂爱情的人。她的爱情观,也是我最欣赏的那一种。

冲盈两人初次见面,是在洛阳城中的绿竹巷。

令狐冲的《笑傲江湖》曲谱,被众人误认为是《辟邪剑谱》,幸好绿竹翁和“姑姑”照曲谱合奏一曲,方才为他解围。

那时候两个人隔着帘子,令狐冲看不清她的样子,只是看到70高龄的绿竹翁管竹帘中人叫“姑姑”。

令狐冲想当然地叫帘中人“婆婆”。师妹移情别恋,被人误解,师门排挤,他悉数说给婆婆听。谁知帘外人无意,帘内人却有心,从此情根深种。

短暂数日相聚后便要分离。那次分离的时候,婆婆似有话相嘱:

“令狐少君,临别之际,我有一言相劝。”

令狐冲道:“是,前辈教诲,令狐冲不敢或忘。”

那婆婆始终不说话,过了良久良久,才轻声说道:“江湖风波险恶,多多保重。”

令狐冲道:“是。”心中一酸,躬身向绿竹翁告别。只听得左首小舍中琴声响起,奏的正是那《有所思》古曲。

《有所思》是汉代时流传的一首乐府诗。诗中的女子,听说丈夫心有他属之后,伤心后虽决绝相别,却情绪纷乱,一夜未眠。

这何止是令狐冲当下的心境呢?更是任盈盈自己的心境。

但她什么也不说。或者是,根本就说不出口。

这也奠定了他们未来的感情基调。在这段感情中,任盈盈始终是克制的。江湖上翻云覆雨的任大小姐,你甚至没有看到过她跟令狐冲发过脾气,就连生气,也只是淡淡的疏离。

有一句古诗,大概就预示了她的感情困局: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令狐冲有难时,任盈盈每每出手相助,都不计后果,不惜性命。

为了让令狐冲保全性命,任盈盈甘愿只身踏入少林赎罪,赔上自己十年自由。

令狐冲接任恒山掌门,她深知令狐冲想要避嫌的心理,便动用自己的权力,运筹帷幄,唤来一群草莽汉子,帮令狐冲顺利就任。

而最令人动容的,莫过于她对令狐冲念念不忘的“小师妹”的态度。

作为魔教中人,任盈盈向来狠辣,下手杀人从不留情。所以天下群雄都谈之色变,莫敢不从。

任盈盈想杀掉情敌岳灵珊,可以说是易如反掌。但她没有那样做,反而每次在岳灵珊遇到困难的时候,都会出手相助。

不是故意做给令狐冲看,她对岳灵珊,压根没有杀心。甚至,她爱上令狐冲,就是因为他对小师妹的情深义重: “如果你当真是个浮华男子,负心薄幸,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。我开始对你倾心,便因……你跟我说怎样恋慕你小师妹。”

从一开始,她就知道令狐冲对小师妹的深情。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,但那又如何。

岳灵珊遇险,而恒山派不便出手。盈盈就挺身而出,并且事先报上姓名,好让人知道她与恒山派无关。事后,岳灵珊问盈盈为何要救自己,她却只说:“是冲哥想要救你的。”

林平之重伤岳灵珊之后,岳灵珊卧床不起。令狐冲衣不解带日夜照料。任大小姐在旁边做饭换药。

一次为了给小师妹去悬崖边采药擦伤了手臂,回来的时候,令狐冲接过药材,却根本没有看到她手臂上的伤。

盈盈泪凝于睫。却还是说,你去看着小师妹,我去熬药吧。

每每看到这些地方,我都会心中一痛。宽容至此,不是因为她大度,而是因为她深情。

她爱得太深切。深切到,她以心上人的担心为自己的担心,以心上人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。

当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,她把令狐冲的选择,当成了自己的选择。

或者是因为爱,但一定出自于最深的理解。

《倚天屠龙记》里,赵敏也被称为“妖女”。她追求张无忌的时候情真意切,却也用了不少小心机手段:

赵敏将嘴唇凑到张无忌耳边,低声道:“你的周姑娘要糟啦!你叫我一声好姊姊,我便出头去给她解围。”

张无忌无奈,只得在她耳边低声叫道‘好姊姊。’

赵敏将嘴凑到张无忌耳边,轻轻说道:‘你这该死的小淫贼!’

这一句话似嗔似怒,如诉如慕,说来娇媚无限,张无忌只听得心中一荡,霎时间意乱情迷。”

只此一句,把张教主迷得七荤八素,心动神摇。

但盈盈面对令狐冲的时候,从来不耍任何花招。她为人恪守礼节,哪怕半夜三更和令狐冲单独相处,也没有半点逾矩。赵敏这种挑逗勾引的小情话,压根不要指望她能说出来。从始至终,她从来就没有对令狐冲使过任何手段,正派拘谨得像个大家闺秀。

在爱情中,虽然任盈盈是主动的那一个,但她却没有任何卑微或乞求的姿态,更没有任何暗示或引导。我的确喜欢你,可以为你付出生命。但我为你付出,不是为了要强迫你喜欢我,只是我自己愿意。

她知道,像令狐冲这样的人,违拗心意的爱,只会让他感到束缚别扭。所以和令狐冲在一起,盈盈从来不会强迫他,永远给他最大的自由。爱情如此,其他事情也是一样。

《笑傲江湖》有一处细节,最能说明任盈盈的爱情观:

任我行父女被名门正派围攻于少林寺,双方约定三战定胜负。令狐冲代表任我行一方出战。但他对战岳不群时,却顾及旧情,无论如何不忍胜了昔日恩师。

任我行暗示女儿站到令狐冲能看得到的地方去,盈盈却仿佛浑然不闻,根本不移动脚步。

其实她心里想:“我待你如何,你早已知道。你如以我为重,决意救我下山,你自会取胜。你如以师父为重,我便是拉住你衣袖哀哀求告,也是无用。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来提醒你?”

深觉两情相悦,贵乎自然。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,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,那可无味至极了。

你喜欢我,我自然是欢喜的。但如果你不喜欢我,那也悉听尊便,顺其自然。

清风欲东去,何必张网留。她对爱情这种“不争”的态度,比之赵敏的“争”,更是对自己的珍重,对爱情的珍重。

可能你会觉得任盈盈太克制,太委屈自己。但真正成熟的亲密关系,就是要“无为而治”,给对方足够的理解和自由。任盈盈的做法,刚好暗合了维护一段亲密关系的理论。

首先,任盈盈是最符合令狐冲需求的那个人。

根据《亲密关系》一书的理论:开始和维持一段亲密关系,背后的真正动机,其实在于需求。在刚刚开始的相互吸引阶段,之所以会受到吸引,就是觉得对方可以弥补自己某方面的缺陷,满足自己内心深处的期望与要求。

令狐冲从小父母双亡,一直是师父和师娘抚养,和小师妹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。在他内心中,小师妹代表了亲情,爱情,是人生中最美丽的回忆。

而当他渐渐长大,生活忽然之间发生了剧变。他不仅失去了小师妹的爱情,还被驱逐出师门。他的世界瞬间天翻地覆。

表面上,他是为失恋痛苦,实际上,他只是无法割舍过去那段美好的回忆。他一直在寻找的,其实一直是像小时候的华山一样,一片安静的港湾,一个美好天真的爱侣。

但他不知道,小师妹仅仅是一段美丽的回忆,却不能真的满足他的需求。但任盈盈可以。

令狐冲不拘礼法,盈盈却拘束守礼;令狐冲是名门正派,青年豪俊。盈盈却是魔教妖女。

然而看似天差地别的两人,却可“大盈若冲,其用无穷”。两人性格恰好互补。

强悍的任盈盈,有能力守护令狐冲,能在风雨如晦中,为爱人撑起一片晴空,筑造一片港湾。这也是两个人关系能一直深入发展的深层次原因。

其次,任盈盈是最理解令狐冲的人。

最好的亲密关系,一定是灵魂的相互理解和交融。在这个过程中,情绪无济于事。一定要放下立场,理解并接近对方。任盈盈的处理方式,足够聪明而理智。

令狐冲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他没有什么称霸江湖的野心,也不想要多么高的武功。他本来的人生理想,就是守着华山和小师妹,安安稳稳度过一生。如果不是中途被师门驱逐,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令狐冲。

任何一个人,都无法像任盈盈那样,理解他的胸无大志。

和令狐冲不同,任盈盈从小就在政治漩涡中长大。在暗潮汹涌的魔教,能够稳稳立足,并能让一群江湖豪侠心甘情愿为自己卖命,也就足以证明,她足以应付黑木崖的政治斗争,而且游刃有余。

但这种生活,她厌倦了。她身上特有的艺术天赋和尚未泯灭的人性,也让她无法和黑木崖的亡命之徒同流合污。比起做一个一呼百应的的圣姑,她更向往自由,甘愿在绿竹巷里弹琴隐居。

骨子里,两个人都是隐士。

盈盈爱令狐冲,她更懂得令狐冲。她知道他喜爱自由,害怕拘束。她知道比起做一个万人景仰的大侠,他更愿意避世隐居,做一个无拘无束的无名之辈。

所以,当任我行想让令狐冲上黑木崖,并拿女儿威胁:如果令狐冲不上黑木崖,就不能跟任盈盈来往。令狐冲坚持不允,却担心盈盈生气。但盈盈知道令狐冲不愿意受这种束缚,未有一句逼迫责怪之语。

一段真正成熟的爱情,往往要放弃控制权,放弃改造对方的欲望,这也是马斯洛和卡尔·罗杰斯共同推崇的亲密关系理论。

盈盈深知,爱这种东西,很大程度上,是涓流相汇,水到渠成。所以,她愿意给他自由,也愿意慢慢等待他的真心。

小师妹去世后,令狐冲急痛昏倒。盈盈一直守在他旁边,为他弹琴。令狐冲清醒之后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盈盈。书中这样写他的心情:刹那之间,令狐冲心中充满了幸福之感。突然又是一阵难过,但逐渐逐渐,从盈盈的眼神中感到了无比温馨。

在盈盈的守护之下,他终于放下了无望的苦恋,挣脱了最后的牢笼。

这个世界上,遇到爱并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懂得。就像贾宝玉和林黛玉,只因为黛玉从不劝宝玉求什么功名利禄,在宝玉心里,对黛玉除了爱,更有深深的敬重。所以大观园群芳中,虽不乏美丽多情的女子,宝玉却唯独对黛玉爱得深入骨髓。

令狐冲与任盈盈也是一样,两人不仅是心心相印的爱侣,更是高山流水的知音。只有和盈盈在一起,他才能感受到心灵的宁静,放浪山水,琴箫合奏,笑傲江湖。

在爱情里,任盈盈从来不是什么“黄金猎手”。在这段爱情里,她足够从容,足够优雅。她给令狐冲的,是一抹温柔的阳光,轻柔地照进他的心里,抚平他的伤痛。

不强求他,而是去改变自己;不强迫他,而是去倾听。爱,理解,自由,这也是维护所有亲密关系的真谛。

看更多美文,关注【樊登读书】微信订阅号~

六安市裕安区金银峰家庭农场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六安市裕安区分路口镇江堰村